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工业大幅反弹,中国工业企业利润为何反而下降?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高通

(中国网财经综合报道)科创板股票上市委员会日前发布公告称,迈得医疗工业设备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迈得医疗”)将于9月11日接受上市委审核。

据了解,迈得医疗计划在科创板发行不超过2090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25%,保荐机构为广发证券。

公开资料显示,迈得医疗致力于为医用耗材生产企业提供智能制造相关的设备及系统,主要产品包括安全输注类、血液净化类两大类设备。这并不是迈得医疗首次尝试冲击资本市场。2015年,迈得医疗曾挂牌新三板,2017年6月向上交所递交了招股说明书,但因保荐券商国信证券保荐业务及财务顾问业务涉嫌违法违规遭证监会立案调查,公司IPO被中止审查;2018年2月28日,迈得医疗向证监会报送IPO申请文件上会稿、预披露稿,不过很快又主动撤回上市申请,而后更换了保荐机构开始向科创板发起冲击。

业绩方面,2016年-2018年和2019年1-6月,迈得医疗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13919.18万元、17305.75万元、21466.41万元和7931.71万元,净利润分别为2339.69万元、5584.04万元、5565.25万元和1535.71万元。

业绩持续增长的迈得医疗,毛利率却有所下滑。2016年-2018年和2019年1-6月,迈得医疗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51.05%、52.05%、48.57%及46.56%。谈到2018年毛利率下降的原因,迈得医疗表示,主要是因为人工成本的上升以及安全输注类智能装备中部分产品由于技术日趋成熟、稳定,研发投入的溢价逐渐减弱,价格有所下降。

迈得医疗表示,持续创新是公司保持毛利率稳定的重要举措,如果公司不能持续提升技术创新能力并保持其领先优势,或者竞争对手采取提高自身技术水平、降低自身产品售价等削弱公司性价比优势的手段,将可能迫使公司调低产品售价,公司产品毛利率存在下降风险。

核心技术人员变动大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迈得医疗研发支出分别为 1369.66 万元、1381.58 万元、1942.30 万元、1015.43万元,占同期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 9.82%、7.97%、9.04%、12.78%。

不过,迈得医疗核心技术人员近年来出现了较大变动。

据披露,2017年初迈得医疗的核心技术人员为林军华、郑龙和罗威。2018年7月,罗威因个人原因离职,公司核心技术人员只剩下林军华、郑龙,林军华同时是公司实际控制人。在此之前的2016年,迈得医疗还曾流失1名核心技术人员。据2016年年报披露,当年期初,公司核心技术人员有4位,而到了期末,只剩下3位。

然而,在最新的招股书中,迈得医疗表示,公司在2018年新增了3位核心技术人员,现在公司核心技术人员有林军华、郑龙、罗坚、周大威和邱昱坤5位。其中,罗坚、周大威为公司内部培养的核心技术人员,邱昱坤于2018年6月入职慧科智能。对此,有媒体质疑迈得医疗有突击增加核心技术人员的嫌疑。

数据来源:2016年年报

迈得医疗在招股书中指出,医用耗材智能设备属于非标设备,需要不同的客户自身的技术参数要求、工艺、质量、生产场地、经营规模、配套设备等方面进行个性化定制,需要足够的研发设计人员进行订单的研发设计。公司产品的加工、装配、安装、调试等生产环节的专业性较强,也需要熟练的技术工人队伍进行加工生产。

报告期各期末,公司的在手订单分别为5338.92万元、10953.77万元、20180.68万元、19412.90万元,订单呈快速增长趋势,公司现有的产能已难以满足公司的发展需求。

然而,医用耗材智能装备的生产,需要熟练掌握自动化领域的关键共性技术和对医用耗材的生产工艺具有透彻的理解和认识的复合型人才,同时还需要熟练的技术工人队伍。随着公司业务规模的扩大,公司将面临核心技术人员及关键岗位熟练技术工人流失或短缺的风险。同时,受区位条件和生活环境因素制约,公司引进高层次人才难度较大,而且成本较高,如公司不能吸引到足够的优秀人才加盟,将对公司的技术研发、管理层次提升等产生不利影响。

招股书与备案文件数据“打架”

据招股书披露,迈得医疗此番IPO拟募资33914.47万元,其中“医用耗材智能装备建设项目”拟投入28500.58万元,余下5413.8万元用于“技术中心建设项目”。对于该募投项目,公众号《号外》曾报道指出,其或存在“缩短”建设期、采购设备与“官宣”文件有出入等问题。

迈得医疗“医用耗材智能装备建设项目”系扩产项目,实施主体为迈得股份。项目将建设医用耗材智能装备生产、安装车间,并拟购置先进生产设备 CNC、数控车床、激光切割机等,招聘技术人员及生产工人,以满足市场日益增长的医用耗材智能装备需求。

该项目从开工建设到建设完工的周期为21个月,其中土建工程12个月,设备购置及安装\调试约为9个月,生产人员招募、培训周期约为12个月。

但据该募投项目的备案文件,迈得医疗的“医用耗材智能装备建设项目”建设周期拟开工时间为2019年10月,拟建成时间为2022年9月,时长达35个月。迈得医疗招股书披露的建设期比备案文件的“缩水”了14个月。

公众号《号外》表示,,招股书中该项目的设备采购与环评文件出现了高达80%左右的“差异”。

据招股书,迈得医疗“医用耗材智能装备建设项目”中,3938.72万元用于设备购置与安装。该项目拟投资的主要设备分别为激光切割机、拉丝机、数显铣床、光纤激光切管件、瑞士火花机、镜面电火花机、镜面线割、外圆磨床各1台,大型加工中心3台及其他配套设备,拟采购设备总数量为11台。

据环评文件,该项目主要设备分别为激光切割机3台,刨槽机1台,电焊机2台,喷砂设备1套,喷塑设备1套,烘箱1套,拉丝机1台,铣床2台,钻床1台,线切割机1台,磨床3台,加工中心26台,车床12台,空压机4台,灶台3个,拟采购设备总数量为62台(套),是招股书中设备采购总数量的5倍多。

值得一提的事,根据《环境影响评价法》的相关规定,建设项目的环境影响评价文件经批准后,建设项目的性质、规模、地点、采用的生产工艺或者防治污染、防止生态破坏的措施发生重大变动的,建设单位应当重新报批建设项目的环境影响评价文件。

产品曾陷诉讼纠纷

招股书披露,扬州金利原医疗器械厂从迈得医疗购得价值80万元的注射针自动组装机1台用于生产,2015年6月9日,金利源声称该台设备因线路产生电火花引起燃烧,并殃及整个车间。2015年8月19日,扬州金利源医疗器械厂请求法院判决迈得医疗退还注射针自动组装机价格80万元,并赔偿各项损失共计96.17万元。

2016年8月22日,金利源变更诉讼请求为:判令迈得医疗对产品进行维修并使之达到《设备销售合同》约定的验收标准,若维修不成则退还贷款80万元;赔偿原告经济损失96.17万元并承担诉讼费用。之后扬州金利源医疗器械厂撤回赔偿停工损失51.90万元及半自动组装机损失18.00万元的诉讼请求。

2016年10月27日,扬州市江都区人民法院出具(2015)扬民初字第01950号民事判决书,迈得医疗需赔偿16.46万元,并承担相应的案件受理费用,驳回扬州金利源医疗器械厂其他诉讼请求。2017年9月18日,江苏省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2017)苏10民终131号《民事判决书》,做出终审判决,驳回公司上诉,维持原判。

2018年10月18日,扬州金利源医疗器械厂再次向扬州市江都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就其净化车间维修改造、停工损失等请求法院判决迈得医疗承担损失124.4万元。截至招股书出具日,上述案件尚未作出裁定。

各期主要产品产销量存差别

迈得医疗上市前夕曾被问询多次。8月30日,上交所官网显示,迈得医疗披露了一份“审核中心意见落实函的回复”。在回复中,迈得医疗一共回答了八个问题,其中第四个问题是“请发行人弥补阐明述说期各期主要产品产销量存差别,并结合招股书披露的‘以销定产’生产模式阐明差别的合理性”。

迈得医疗回复内容称,首先调整了其平安输注类单机和连线机的产量,将2018年平安输注类单机的产量由原来的36台调减为35台,原因是1台平安输注类连线机的产量被误计入平安输注类单机中;同时将2018年平安输注类连线机的数量由原来的91台调增为94台,其中1台来自于平安输注类单机的调减,另外2台解释为“2019年上半年2台大型针对连线机设备的大型新增工位因其单价、毛利、生产耗时、工艺复杂水平等方面更接近于平安输注类连线机,故应计入平安输注类连线机产量中”。

迈得医疗进一步解释了这种调整后的产销差别的合理性。首先是平安输注类单机。调整产量后,平安输注类单机的产销率在述说期内(2016年至2019年1-6月,下同)分别为100%、106.67%、100%和100%,迈得医疗对2017年产销率高于100%的解释为:2017年年初有3台2016年生产的结存设备实现了销售。同时,2016年的产销率也是100%,有3台设备于2017年实现销售,那么,自然必要2016年年初有3台库存设备作为弥补,这3台设备分别是生产于2014年的1台设备和2015年的2台设备。至此,迈得医疗通过使用2016年年初结存的3台设备,使得述说期内的产销实现了平衡。

其次是平安输注类连线机。调整产量后,平安输注类连线机的产销率在述说期内分别为94.87%、100%、97.87%、100%,迈得医疗对2016年和2018年产销率低于100%的解释为:2016年销量低于产量的2台,分别于2017年和2019年上半年实现销售,2018年产量跨越销量的2台,于2019年上半年实现销售。所以,平安输注类连线机也通过产量调整实现了述说期内的产销平衡。

微信公众号《天下公司》提出质疑。产销存的关系是一组相互影响、相互制约的关系,其中一方的变革必定会引起其他两方产生相应的变革。那么,这种产量调整会对库存商品发生什么样的变革?产量经过这次调整之后,产销存的勾稽关系是否成立呢?

对于平安输注类单机而言,根据回复中的解释,可推断出2016年到2019年上半年,各期岛崦尖存减少量分别为3台、3台、0台和0台。但根据8月1日迈得医疗披露的问询回复显示,平安输注类单机在各瓢②末岛崦尖存数量分别为11台、4台、3台和2台,显然,平安输注类单机的产销存关系并无因为产量的调整而变得合理。

同理,对于平安输注类连线机而言,回复中的解释意味着2016年到2019年上半年,各期岛崦尖存变革量分别为+2台、-1台、+2台和-3台。同样根据8月1日迈得医疗披露的问询回复显示,平安输注类连线机在各瓢②末岛崦尖存数量分别为3台、2台、1台和0台,结果是得到和平安输注类单机一样的结论,平安输注类连线机产销存的勾稽关系仍然不行立。

也就是说,1个月之内,迈得医疗前后两份回复其实不能使其产销存相关数据得到相互印证,这使得回复内容岛崦忌信度大幅降低。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是监管层还是投资者,该如何相信迈得医疗所披露的相关信息的准确性和真实性呢?

保荐机构问题频出

作为迈得医疗保荐机构的广发证券,日子过的似乎并不太平。今年以来,广发证券已多次被证监会处罚。

公开资料显示,今年3月,广发证券因存在对境外子公司管控不到位,未有效督促境外子公司强化合规风险管理及审慎开展业务等问题,被广东证监局责令改正。

间隔不足一月,广发证券再次受到广东证监局的监管措施。

4月22日,广发证券因存在以低于成本价格参与公司债券项目投标的情形,被广东证监局认定违反规定,责令其改正。

8月5日,因存在对广发控股(香港)有限公司风控缺失等问题,广发证券被证监会限制增加场外衍生品业务规模和新业务种类6个月。

不仅如此,广发证券还因康美药业业绩“暴雷”一事被顶上了风口。

2019年4月28日,康美药业发布会计差错更正说明,其300亿现金“消失”引发多方质疑。8月16日,证监会发言人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康美药业有预谋有组织长期实施财务造假,性质及其恶劣,影响极其严重,拟对22位当事人作出行政处罚,其中6人被采取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尽管作为康美药业保荐机构的广发证券未受到责难,但并不代表广发证券没有任何问题。

据华夏时报报道,5月29日,广发证券发布了对《关于对康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媒体报告有关事项的问询函》的核查意见,有多名专业人士认为,其所给出的解释并不足够有说服力,核查意见有“避重就轻”嫌疑。

值得一提的是,广发证券并不是迈得医疗的第一任保荐机构。早在2017年6月23日和2018年2月28日,迈得医疗就曾先后两次向证监会递交招股书,彼时的保荐人为国信证券。

(责任编辑:田云绯)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首页 - http://tsinghuapx-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