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李大霄:6124点需淡泊 1664点需勇气 现在是坚持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董盛彩 8月29日,新修订的《深圳经济特区物业管理条例》经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成为破解物业管理难题的一道法治利器。

业主共有物业的经营收益归业主共有;业主大会可开设业主共有资金账户;物管可在不侵犯他人隐私前提下,装摄像头采集高空抛物行为证据……8月29日,新修订的《深圳经济特区物业管理条例》经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成为破解物业管理难题的一道法治利器。通过包括立法在内的法治建设,营造良好法治环境,为高质量发展保驾护航,是深圳建市40年来的成功经验之一。近期发布的《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下称《意见》),提出建设法治城市示范的定位,并就全面提升民主法治建设水平提出具体路径。其中,“用足用好经济特区立法权”被不少专家认为是引领深圳进一步深化改革开放最有含金量的内容之一。

深圳立法225项

七成为先行先试和创新变通

今年3月1日,全国首部综合类知识产权保护条例——《深圳经济特区知识产权保护条例》正式实施。该条例从建立知识产权合规性承诺制度、设立行政执法技术调查官、明确行政处罚违法经营额计算标准、扩大责令停止侵权适用范围等方面进行了一系列制度创新。

该条例的实施,标志着深圳朝构建与创新发展相匹配、与国际通行规则相接轨的最严格知识产权保护制度迈出重要一步。

特区立法权是深圳以法治推动改革先行先试,促进高质量发展的一大抓手。从1992年获得特区立法权到2018年2月,深圳市人大及其常委会共制定法规225项,其中特区法规185项,现行有效法规167项。

在225项法规中,先行先试类106项、创新变通类57项,二者之和占总法规数的70%以上,不仅填补了国家立法层面的空白,也为国家和地方立法探索了经验。

“用足用好经济特区立法权,在遵循宪法和法律、行政法规基本原则前提下,允许深圳立足改革创新实践需要,根据授权对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作变通规定”,《意见》再次强调,深圳要在用足用好特区立法权方面进一步探索。

事实上,深圳充分利用特区立法权,为经济社会发展的很多难题找到了破解之道。例如,面对深圳警力严重不足的问题,国内首部地方性辅警条例《深圳经济特区警务辅助人员条例》,赋予深圳近4万名辅警一定执法权限,将部分行政执法领域必须由两名警察执行的权限,变通为一名警察带领一名辅警即可执行。

“立法法规定,经济特区法规根据授权对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作变通规定的,在本经济特区适用经济特区法规的规定。这实际上保留了经济特区立法突破国家法律和行政法规具体规定的权限”,深圳市法制研究所研究员王成义认为,由于特区立法权来源于国家最高权力机关授权,使其具有鲜活生命力和发挥独特作用的空间,也是授权立法目的和意义所在。

经济学者、深圳市人大代表张红桥也认为,在不违背上位法核心原则的前提下,深圳特区立法权可以突破上位法的具体规定,灵活变通,可以在更多领域实现改革突破,这是《意见》中分量很重的内容。

加强立法创新

借鉴先进经验先行先试

记者了解到,用足用好特区立法权,加大先行先试和创新变通,也面临着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王成义表示,从2000年之后,深圳经济特区立法权的行使相对谨慎,“先行性立法和变通立法少了,一些软法多了”。

“深圳近10年立法中宣示性软法过多,目前已有16个促进条例,占有效地方性法规的1/10”,《深圳法治发展报告(2019)》指出,部分特区立法偏软的原因,是特区立法权对上位立法所享有的变通权标准并不明晰,实际操作中,立法者往往选择减少创新以避免可能的风险。

一个例证是,正式通过的《深圳经济特区知识产权保护条例》(下称《条例》)删除了其草案版本中部分对国家法律相关规定变通处理的内容。被删去的内容就包括:知识产权侵权民事赔偿数额突破了专利法、商标法、著作权法规定,特殊情况赔偿数额可超过500万元,同时规定在一些情况下可支付3倍惩罚性赔偿金。

“知识产权保护条例涉及多方利益、创新性大、意见统一困难,出台经历多次磋商与博弈,考虑到执行、成本、贯彻难度、利益平衡等各方面原因,创新力度比原草案版本相对较小”,参与该《条例》立法协商与调研工作的深圳市政协委员、广东卓建律师事务所主任张斌表示。

《意见》的出台,将为用好特区立法权提供了更多支撑。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表示,将制定或修订一批需要变通国家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特区法规,及时向上级提请需要调整有关法律、行政法规的目录清单以及相关专项立法需求。

“根据深圳改革创新实践敢于变通规定,对标国际通行规则和惯例、立足深圳本土实际,立对经济社会发展有用的良法,更多听取民意,将老百姓、行业协会、商会的声音体现到立法中”,深圳市司法局党委书记、局长蒋溪林表示,最近正在酝酿一批与民生密切相关的立法,还将考虑提请修改一批、变通一批、废止一批法规。

深圳市政协“法治示范市建设”调研组也建议,进一步加强立法创新,借鉴其它国家和地区相关规定,在前海先行先试,解决进一步深化改革开放亟需的立法项目。

对标最高标准

建设法治政府和法治社会

除了法律制定外,法律的执行和实施也是法治的重要环节。最新一期中国政法大学法治政府研究院发布的《法治政府白皮书——中国法治政府评估(2018)》显示,深圳位列100个参与评估城市的第一名。在法治政府建设方面,深圳继续保持“优等生”的领跑姿态。

“法治政府意味着政府置于法律管束下,法律职责必须为,法无授权不可为,政府的行政行为不得超越法律本身。”王成义表示。

深圳市政府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吴思康也认为,在某种意义上,法治等于在政府和企业间设立了一道无形防火墙,让企业竞争更加公平,真正调动企业家的创业热情和做大做强的动力。

在法治政府和法治社会建设方面,《意见》指出,加强法治政府建设,完善重大行政决策程序制度,提升政府依法行政能力;加大全面普法力度,营造尊法学法守法用法的社会风尚。

加强重大行政决策程序法治化建设,深圳市政府在全国首创法律顾问室并吸收法学专家和律师参加。政府法律顾问全过程参与重大改革、重大项目、重大合同等重大行政决策,进行法律把关和风险评估。2018年,深圳市政府法律顾问参与广深港高铁、一级水源保护区清退、深圳国际会展中心、罗湖二线插花地棚户区改造等重大项目决策共315件。

法治的本质是遵守规则,规则不仅需要政府遵循,也应得到全社会共同遵守。深圳市司法局建立了市、区、街道、社区四级公共法律服务实体平台,初步形成覆盖全市的公共法律服务体系。深圳还在全国首推微信上的法治地图,集成了深圳1673家法律服务机构、7813名法律服务人员、900多名社区法律顾问和200多名法律援助签约律师的相关信息。

“建设先行示范区首要在补短板”,蒋溪林表示,在法治城市、法治政府、法治社会三位一体建设中,创建法治政府示范是龙头项目,要对标国内和国际的最高标准,“在严格执法、规范化执法方面打造‘教科书式’执法,让行政执法更加规范、亲民;打造更讲秩序、更讲程序的模范法治社会,让市民的守法意识走在全国前列”。

首页 - http://tsinghuapx-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