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开盘:两市小幅低开沪指跌0.06% 富士康概念活跃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彭允浩 深圳中学物理高级教师,2019年深圳市“年度教师”, 从教37年,担任班主任及相关工作28年,曾任校长4年,2013年赴新疆喀什支教,任副队长。努力探索最后三分之一学生的教育教学,连续多年被评为深圳中学先进教师,优秀班主任,是深中最受学生欢迎的老师之一。

9月10日,是一年一度的教师节。有向你的老师送上节日祝福吗?

人们常说,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教师的德行、智慧、情怀、魅力等,无不对学生产生着深刻的影响。但你真的了解教师吗?有关注他们的所思所想吗?

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南方日报邀请来自深圳教育一线的6位教师,让他们讲述日常教学点滴,以及对于教师、教育的观察、思考。希望通过这些真实的故事,引发人们对于好老师、好教育的深刻思考,也向每一位辛勤付出、默默奉献的老师送去节日祝福。

【分享人】: 殷杰

【简介】:深圳中学物理高级教师,2019年深圳市“年度教师”, 从教37年,担任班主任及相关工作28年,曾任校长4年,2013年赴新疆喀什支教,任副队长。努力探索最后三分之一学生的教育教学,连续多年被评为深圳中学先进教师,优秀班主任,是深中最受学生欢迎的老师之一。

他是深圳市最年长“年度教师”,也是深圳中学最受学生欢迎的老师,从教37年,他担任班主任及相关工作28年。来到花甲之年,他仍坚持在一线,传递教师的热情与责任。

他,就是殷杰,一位不只沉浸在“得天下英才而教之”简单愉悦中的老师,2013年,他毅然赴新疆喀什支教,任支教队副队长,为推进喀什市的物理教学做出了自己的贡献。在长期的教育教学中,殷杰关注到后三分之一的学生,大胆创新,一改后三分之一学生的学习被动局面。

最年长“年度教师”

他坚持传递更多的热情与责任

“殷杰今年60岁,我们物理60分”“我60岁什么意思啊?你们是我送考的最后一届了,你们是老师的关门弟子。”在2019年深圳市“年度教师”总决赛现场,深圳中学殷杰老师的短片一开场就让观众感动不已。这位即将迈入花甲之年的教师,站在舞台中央仍然激情澎湃,侃侃而谈自己所探索的教学理念,诉说着自己的教育情怀。他说,在退休之前,要把这份教师的热情与责任传递下去。

时钟拨回到深圳刚刚推行《科学》课改时,彼时的殷杰已经教了近30年的物理,“新的课改对我来说无疑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在化学、生物等学科上我就是一个‘小白’。”但任务已经来到眼前,怎么办?那就拼命学!面对学科教学的延伸,殷杰刻苦钻研,在他的影响下,当时所在班级的班长陈添锴带头学起了化学,在初二学完了高中化学后又捧起了大学教材。那一年中考,殷杰所带的班级科学成绩在全市遥遥领先。

3年后,考入北大的陈添锴写信告诉了殷杰当年他拼命学习化学背后的“小秘密”。原来,受殷杰影响,陈添锴拼命学习化学,就是为了能够帮助殷杰。信中,陈添锴写下:“原来我以为努力学习是为自己,是您告诉我们不是这样。”听到学生的心声,殷杰瞬间泪流满面,感慨道:“孩子们的精神世界决定了民族的未来,教育这件大事值得老师执念终生!”

今年,殷杰的教学生涯已经进入倒计时,但在退休前,殷杰没有选择平淡落幕,他主动要求每周上一节全校物理公开课,这一举动让全校师生为之敬佩。殷杰说,他要将自己多年来积累的经验和对教学规律的总结与思考无私的奉献给更多的人。

“老师不仅仅要教书育人,更要有家国情怀”

2013年,对于殷杰来说是特殊的,同时也是久久不能忘却的一年。因为在这一年,年过50岁的殷杰毅然决定赴新疆喀什支教一年,“那是一段回忆起来会自豪的日子。”

来到喀什,落后的教学条件让殷杰接连叹气,因实验器材缺乏,殷杰自费给所在学校的实验室配备了器材,他要让每一位学生都可以在实验室动手动脑学习物理。“刚带他们到实验室,可真难,没有学生听你的要求,都在那里疯玩。”无奈的殷杰只好耐着性子,哄着、吼着,就这样,一天天坚持下来。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殷杰的不断激发下,第一次考试,所在班级的平均分就有了很大提高。待殷杰离开喀什时,他所带的班级物理平均分已经从最开始的30几分提升到将近70分,这让殷杰看到了希望。

支教结束回深前,喀什的孩子们把连夜制作的光碟送到机场。回到家,打开光盘、点击播放, “老师,我爱您!”一时间充满了屏幕。支教行带给殷杰的不仅仅是感动,更是对教育深刻的思考。回到深圳,任初三毕业班的物理课时,他针对初三备考的要求,精心教学,特别是针对学困生,殷杰做到不放弃每一个学生,对他们耐心引导、及时辅导。

“当老师不仅仅要教书育人,更要有家国情怀。”这是殷杰对年轻老师常说的一句话。也正如此,殷杰积极辅导青年教师,兼职喀什市物理教研员,在喀什开展各式各样的教研活动,为推进喀什市的物理教学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关注后三分之一学生,每一个都是他的孩子

“他说他不会放弃任何人,因为我们都是他的孩子。”“父母给了我生命,殷老师给了我自信。”在学生眼中,殷杰真正做到了有教无类。长期的教育教学中,他发现无论是怎样的学校,都会存在最后三分之一的学生,“这个群体容易被忽略,面对他们不仅要关注,还要大胆创新,去探索一种适合这些学生也能适应现行教育教学体制的方法。”

就这样,为了改变这些后三分之一学生的学习被动局面,殷杰有的放矢,微调课程设置,对初中生物、地理、历史、物理、化学等学科内部结构进行微调,让学生重新构建对学科的认知,明确到底学什么。同时,针对学生基础能力差,他安排各种培养学习能力的活动,“不是简单的降难度、放台阶,而是将台阶变为斜坡:零起点、缓坡度、上高度。”在课堂教学上,殷杰突出对学生自学能力的培养,所有学科都设计《提问卡》,引导学生带着问题学、留学问题想。

每个月一次的户外科学课,每天一次的长跑时间,殷杰利用课余时间带学生开展各式各样的活动:莲花山植被考察、仙湖植物园植物种类与分类的考察、采集海水样本回学校晒盐、做各种物理化学实验、在实验室用石蜡模拟铸造青铜器的制模、翻砂、浇铸的过程。“这些实践活动可以帮助学生建立丰富的感性知识,为他们今后的自学创造条件。”殷杰表示,事实证明,普通生和学困生的教育是有规律可循的,是有路可走的,学生学会了自学,学习成绩自然大幅度提升。

“最后三分之一学生的心理需要重建,精神世界需要重塑,知识基础需要重置,这些值得教师去倾尽全力。”在殷杰看来,未来的竞争不是技术,也不是人才,是教育,扶起最后三分之一的学生应该成为教育者的责任与担当。

南方日报记者 徐峰

首页 - http://tsinghuapx-edu.com